劉園璧 - 我的故事( 9E & 9F)

11/18/2016 6:20 pm

我的故事 (9E & 9F)

2016-10-31 劉園璧 MSHCA

(9E)美东大停电

 

2003年8月14日,美国东北部和加拿大全部停电。住家,办公室,工厂,街灯 全没了。整个纽约市黑漆漆的。街上除了警车,救火车沒其他车。街道都封了。冷清清的有点可怕。在纽约证交所,最担心就是,没有电,明天可不可以开市交易,

 

本来证交所淮备为交易大厅装发电机的。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的两个电脑中心早就有了。交易厅这边,因为装机地点问题、拖到那时还沒有(几年后装了)。当下立刻和电力公司 ConEdison 联络,借了两大车的发电机。证交所也早有点淮备。在后门的电缆接头处早已装好。不过也花了三四个钟头才把一条条指头粗的电缆装好接好。

 

那天下午我们刚刚在布鲁克林 MetroTech 总部开会。一听到消息,我立刻让我手下两个主任回交易所联络支持试机程序。到八,九点,SIAC上层觉得我还是应该回交易所主持局面。但那时街道上没有車可通行。所以证交所总裁 Kathy Kinney 叫她司机送我回证交所。她的特别座車可以过警察关、通行无阻。我坐上了她那黒色大房车。一回证交所大门口,刚好手下几个技术员在大门口透透气,見到我神神气气的下车,都发呆了。

 

当天晚上,没人睡觉。每半个或一个钟头,我要去六楼 Dick Grasso 总裁办公室报告交易大厅试机情况。我是有点紧张。隔天,在大厅里,他笑着问我 “咋晚,你有点紧张吧?“ 交易大厅沒电 ,能不紧张?

 

到早上六点钟,那 ConEdison 电缆突然过热给烧坏了。这可不得了。慌慌张张跑到六楼,刚要向 Dick Grasso 报告诉这坏消息,一看窗外,整条街路灯都亮起来了。ConEdison恢复电力供应了。天助我也!

 

我们的工作有点意思,就是每天要应付这种天大危机的事情。我自1994年到2008年最后这份交易大厅工作还好。五千台电脑终端机和移动交易机,我们每天修理保养,不会一下子全都坏掉的。我1984年到1994年那份网络操作部的工作,六个网络中心, 成百上千的 routers 和 servers, 虽然都有备份,再备份,但软件备份就沒有这么简单。白天不可以碰,晚上和周末就试来试去,改来改去。新版本,改版本。虽然改后都要试机。有时白天交易時间,出了事,处理不当,假如部分,或全部交易系统停止操作,第二天上報纸,那是要掉脑袋的。还好是幸运或者小心行事,做了十年,脑子还是好好在我颈子上。讲起来,还是归功於员工训练和先进的工作程序。

 

2008年,Dick Grasso 因 $190M 退休金一事被迫退休。从高盛来的新总裁John Thain 让纽约证券交易所自己上股市。和欧洲五大交易机构合并,大力推动交易自动化。至今为止,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,只有15%在交易大厅成交。其他或纽约证券交易所自己电脑自动交易,大股票公司自己交易的叫黑池(真是黒,外人不知道价格的),或全国十几个小证交所交易。以前有一个公平合理统一定价系统,全给分㪚了。价格也多由大户或现在很多高速交易公司垄断了。交易大厅只剩下一个。 22交易平台也只剩5个。以前五六千人的交易大厅,现在每天大概也只有五六百一人。只是一个CNBC TV的背景,


 


 

(纽约证券交易所2006年上市,内部天翻地覆)


 



 

(2006年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,开市钟)

 


 



 

(NYSE 买了五个欧洲的交易所,重新命名为 NYSE EuroNext)

 

公司拼来拼去,组织也换来換去,今天不知道明天老板是誰。公司一边裁员(我两年内亲手裁了手下一半员工),一边提供自动退休计划给高层人员。我刚好65岁,服务了37年,虽然舍不得。也该走了。

 

(F) 中国政劵交易所

 

1999年,为了帮助改进他们的证券交易系统,深圳证券交易所请了几位华尔街IT方面的华人高层管理人员做建造中的交易系统复审顾问。我是五位成员之一。我需要公司上层批准。当时,纽约证券交易所刚开始开发中国上市公司市场,所以一下子就同意了。还让我和其他部门交流,做了些准备工作。

 

自从二十年前邓小平南下,深圳已经发展成一个充满话力的高增长城市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。整个城市三更半夜还在叮叮当当,到处赶工高架造大厦。深圳证券交易所位于都是高楼大厦的银行街。

 

深圳证券交易所的CIO载文华是位瑞士博士,年轻开明,IT经验丰富。证交所领导都是党员,底下才是资深业务专家。很多从全国各地来的有多年金融自动化系统经验的专家。深圳特区,工资较高,吸引了很多人。那是,他们的电脑交易系统刚开始建立,电讯交通网络控制还处于初步阶段,而且正在计划建造第二备助电脑中心。SIAC刚在1990年完成布鲁克林MetroTech第二备助电脑电讯中心建造,所以我有亲身经验和他们一起讨论。载先生有句话给我印象深刻。他说,纽约证交所电脑系统有30年历史,深圳证券交易所只有四五年历史,所以他们像一张白纸,可以更容易,更便宜地建造现代化的电脑电讯系统,不像你们多年建造的复杂硬体软体系统,四通八达,大象一只,一动一变,影响全身。中国这30年来改革,正是这样的模型。青出于蓝,发展速度比西方国家快几十倍。我们也介绍一些华尔街新的快速网络交易系统发展趋向。所以,几天下来,大家得益匪浅。不但这样,深圳原是一个海边渔村,我们吃到了全国最高档的海鲜大餐。

 


 

 



 

 

想起来,十年前,1982年我也曾去刚刚建成的上海证券交易所,和自動化副总栽谢先生做一些电讯系统计划讨論。记得当年政交所在一个桥边二座三层楼大厦里,交易厅在左,电脑中心在右。一条条电缆从屋顶拉过去。最近再去在浦东的高楼大厦,交易量和纽约证券交易所有一比,电脑交易系统的复杂程度也差不多。离开时,谢先生代表上海市政府,送了我一把上海市金钥匙,有照片为证。 

 



 

 

我和老载,谢先生也成了多年好友。每次他们来纽约,都一起吃饭话当年。

 

 

编者按:公众号连载劉園璧先生所写生平故事。读者有反馈意见,欢迎直接联系作者。先生电邮是 wanpekliu@aol.com。

Donors(赞助)

We are so thankful to our sponsors for their generosity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