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園璧 - 我的故事(11)

11/18/2016 6:24 pm

我的故事 (11)

2016-11-13 劉園璧 MSHCA

(11)地产买卖

 

1983 年, Lydia 四弟刚从建筑系毕业。她爸建议成立一家地产建筑公司,他们三人合作,建造一二家庭住房和公寓大厦。 四弟管建筑,Lydia 管金融,会计,法律和行售 。她爸和香港汇丰银行关糸好, 从上海,香港到印尼,有50年生意来往,随时可以见总裁。贷款沒问题,不用抵押, 都是人身担保。那时法拉盛还很少中国人。他有眼光,一来就二十七万买下 Main St的三个店面。我刚纽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,他请我帮他估价。我用投资回报方法, 估价二十五万。他说人在香港,不方便谈判,算了。汇丰银行也知道法拉盛有前途,开了第二家分行,租了他一个店面,他于是做了汇丰银行的房东。Radio Shock 租了第二个店面。

 

我劝 Lydia 不要参加。新泽西去法拉盛来回要四个钟头,家里又有两个幼儿。但她从小不多和她爸在一起,尊他如神,希望有机会和她爸一起工作,赚点钱,也同时学点地产经验。

 

和她爸一起做建筑公司这10 年,她 牺牲重大,吃尽苦头。她最怕驾车,每天交通挤,来去又那么长时间。高速公路上她只驾40英里一小时, 后面大卡车喇叭大叫,她也不理,开了救急灯,继续开40英里一小时。一边挂念家里幼儿。公司里烦事一大堆,请人,銀行,会计,律师,地产商等等。有时房子造好,暂时沒卖出,还要管房客。她爸爸人在香港,远地管理,每天传真几次。

 

当然也有些得益。她慢慢对法拉盛地产行情熟悉。地产商,律师,会计师,保险商,建筑商人脉都有。房屋估价也有经验。参加社区活动,在法拉盛女商业会做干事,也参加吳阿姨社团协助中心。人家见他家有钱有势,信用好,又有汇丰银行做后台,都喜欢和他们做生意。十年来造了千百个单位。

 

她爸爸不淮她买自己造的房子,也不喜欢她自己在外买卖。但他不可阻挡我在法拉盛买卖房产。那时大量中国人从香港,台湾,大陆移民来美,对房屋需求无止境。中国人又最喜欢投资地产,所以到处都是机会,房价每年不停上升。只要有胆量, 有投资资金,人人都有发财机会。法拉盛中国新移民来美,从洗碗打杂,到开快餐店,賺了点钱就买房产,开杂货店,开超巿,开酒店,造大型商业大厦。现在你在法拉盛 Main St 走路要双手推人才可以走过去。

 

我们1983年开始买了第一个全新三家庭,二十万。后来买旧房子,请中国人或西班牙装修公司, 磨地板,装新厕所,新厨房,换窗户,室内室外油漆。一会就光亮如新,或出租或出卖都𣎴会夸本。虽然汇丰银行总裁答应贷款无限,但也不夠胆量。她公司忙,我也公司忙,否则不得了。有一次买一个破房子, 地基都有问题,竟然有台商律师争着要买,后来决定不卖了,还给告上法庭。还有一次卖给韩国人,要给几万块现金。过户那天,拿了一箱现金,跑到后面楼梯去数钱,从来沒数过几万块现金,心惊肉跳。最可笑的是有一次她回来,说她买了一个五万块的破屋子,还有五万块的官司诉讼。 一般我们买房子之前都作了很多研究,估价,租金费用分析,市政府资料检查,违法检查,工程师检查,装修估价等,从来没有这样一下子随随便便,说买就买。为什么?她说办公室邻居律师要卖,他是地头蛇,大慨不会有錯。我去看了一下,里面有个拿政府補助金的女人,还有一个像流氓的大胖子,门口有只大狼狗,不给进去。也沒办法查屋顶,漏水,地库。旁边也是一些一样臭房子。就买了。一年后,那官司一万块谈判定了。过两年,她一个地产商朋友出价十六万要买,后来卖了。现在这个房子还在,像样了点。旁边都是改建的二家庭新房子,至少八九十万吧。买了房屋最大麻烦就是管房客。这些大陆刚来的新移民毫不讲理,不懂法律,以为我们这老移民一部分钱应该是分给他们的,因此乱七八糟,千方百计. 骗你的钱。欠几个月租不给逃走的,非法造墙 , 一间房间成二房,自己做二房東,一个二睡房住七八个人。 最坏的是有些不给户租还死赖不走,要请律师上法庭赶他们走。美国法官总是帮房客。这种钱也不容易賺,辛苦钱。你敢?你肯吗?


 

 


(法拉盛在建中的房子)

 


 

 

买卖投资房子可以暂时省税,因为租房有收入,有费用。但折旧也是算费用之一。所以大多数租房纯利都是亏本的,可以用来減税的。

 

还有另一个法律也让你暂时可以省增值税。 卖一个投资房子,用这钱去买一个同䓁或贵点的投资房子,可以用 IRS 1031 条例,暂时不用付苐一个房子的增值税。 不过假如停止再买卖房子,那最后房子的增値税就是包括以前省的增值税。后来我们就用卖法拉盛他们造的四家庭,用1031条例来买了一个西村的三层混用镇屋。 唯一可以省这一大堆增值税的就是你过世后传给你儿女,他们不用付这增值税。所以买卖地产,一定要仔细算清楚税务的来龙去脉。

 


(法拉盛的镇屋)

 


 

 

买房子也应该买些来自巳享受。Lydia 一生中唯一的大消费和享受,除了两个子儿和孙儿女外,就是买到两个她最喜欢的房子。她一辈子都喜欢住海边,走沙滩,听海浪。后来买一个South Hampton 旁的海边沙滩上的小房子。她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拉着两个孙儿女走沙滩,拾贝壳。

 


(Lydia和孙辈在海边)

 


 

 

她一生让她最快乐的另一个房子就是Short Hills 这房子。她一直梦想买到一个好街道上的 center hall colonia。 搬到Short Hills 后找了四年,找到的那天晩上立刻出价,屋主也答应了。但第二天有个医生出高点价,屋主来电說不卖了。Lydia 哭死了。火车上碰到女友,劝我们找她做律师的姨父。那大律师説:“When somebody else has the house, and you have a piece of paper , you always win"。告上法庭,法官叫我们自己谈判。结果,我们要房子,出多一万,医生得到二万。医生拿房子,出多二万,我们拿四万现金。 我告䜣Lydia, 一定要房子。这样的房子,多四万不一定买得到。

 


(我们在Short Hills的房子)

 


 

 

这个房子给了我们多少的快乐。它在最好的学区。二个小孩学业有出息,都是 Millburn 学区的功劳。这里老师资质深,有心,学制成熟,有多达25门的AP课程。结识了一大堆好同学,好朋友, 到现在还是老友。它是街面上的世外桃源,在这里住三十五年,别无所求。

 

编者按:公众号连载劉園璧先生所写生平故事。读者有反馈意见,欢迎直接联系作者。先生电邮是 wanpekliu@aol.com。

Donors(赞助)

We are so thankful to our sponsors for their generosity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