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春花语

2/10/2017 11:26 pm

新春花语

2017-02-11 Ellen Yanli Xiao MSHCA
 

昨天已经立春了,可是这里的春天像往常一样姗姗来迟。窗外虽是蓝天白云,阳光灿烂,如春天般的诱人,可一拉开房门,仍旧感到寒意逼人。

 

虽然冬天迟迟不肯离开,但是家中那些盛开的花儿却给人带来了春意。那是我赶在大年三十那天进城里的花市买的。从来没为春节的花这么张罗过,但今年被几个朋友的花馋得不行,终于在节前抱了两捆一人多高的花枝回来。我专门挑了满是花苞的枝条,为的是要看它们慢慢地开花。从一开始小小的花苞,到满枝的花儿怒放,大概要五六天。花苞一开始是深粉色的,待它们全部绽开来却变成了淡淡的粉红,里面晶莹地透着雪白。花儿有薄薄的五片花瓣,中间挺立着鹅黄色的花蕊。它们会不会是我久慕其名的梅花?这让我大大地激动了一番。可是又有点儿不对,因为这些花儿没有香味,而我知道梅花应该是很香的。不是还有句诗,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吗?

 


 


 

又看书又上网地研究了半天,终于明白了,我买回来的这些花原来是海棠花,名叫“贴梗海棠”,因花朵长得紧贴枝条而得名。这种海棠是长在灌木枝条上的,有刺。因为形似梅花,它也有一个俗名叫“刺梅”。

 

其实海棠对我来说恐怕更亲切些,因为故乡北京是有不少海棠的。不提北京各公园中经常有海棠树,就连街头院中也不乏它的身影。说起海棠,它还是中国的传统名花之一,有“花之神仙”之称。由于唐明皇跟杨贵妃开的一个玩笑,又有了“海棠春睡”的典故,海棠也因此成了美人的代名词。红楼梦里“醉卧花丛”的湘云就被冠以海棠的花名。

 

要论起花来,温润的中国南方自然是得天独厚。而我虽生长于北方的大都市,儿时的记忆中也是不乏花园与花香的。上小学时,因为离得近,上学是自己走路去的。从家里的阳台望出去,下面便是一个大果园,里面有各种果树:桃树,杏树,梨树,苹果树。。。不记得有没有海棠树,但在我的记忆中,那些果树的花儿都像这些贴梗海棠一样漂亮。果园很大,一眼望不到边;春天的时候,就像是一片花海。穿过果园,是一片绿油油的菜田,菜田的那边便是校园。我儿时对上学最早的记忆,恐怕就是每天穿过这个飘着花香或果香的园子,再走上菜园间的小路去学校了。

 

 


 


 

 

记忆中的小学并不很大,除了操场外,只有一座教学楼,然后就是靠着围墙而建的那一座座平房教室了。我当然是在楼里上过课的,因为只有三年级以上的班级才有可能被分到平房。但我对在教学楼里上课基本没有什么记忆,却对那座平房教室念念不忘。那座教室相当大,还自带一个小院。班主任刘老师喜欢种花,就带着我们在窗下开辟了一个小花圃,里面种了各种漂亮的小花:喇叭花,凤仙花,小野菊花。。。记得那时,在课间休息时,总是有很多小朋友来我们班的小院看花儿。

 


 

 


 

上了中学以后,我开始住校了,我也在不久搬了家,就逐与果园和小学疏了。一直到我多年前从海外回北京探亲时,母才提起那个果园以及相的菜园已消失在楼中了,而我当年上学去的小路也早已被围墙堵住。我突然想念起那座平房教室,还有教室窗外的小花圃。

 

可等我到了学校门口,不禁大吃一惊。原来朴素的小学,竟然像极了某一个公司的总部。进去一看,学校不仅大了不少,也阔气了很多。原来泥土的操场被建成了一个具有完整跑道的运动场,校园里的平房已被拆除,让位于高大的楼房了。虽然母亲告诉过我,这所小学早已成为闻名全京城的重点小学,今非昔比了,这个巨大的变化还是让人难以接受。对于我来说,这一切都是那样陌生。我无心再看,就匆匆走出了大门。回家的路上,我不禁为我那消失了的果园,教室和花圃而暗自叹息。

 

从那以后,每次回到北京时,我都不禁要感叹于它的变化之大。这么多年过去,我曾经熟悉的那个城市早已不是旧日的模样;生于斯长于斯的我,在这里却有时仿佛觉得自己是一个流浪着的异乡人。

 

如今,我早已在大洋彼岸安了家,而我这个昔日的都市女郎竟也逐渐开始欣赏乡间的静谧安详,更爱上了这个美丽如花园般的小镇。“我心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。”世事的变迁,如同时光的流逝一样,是不会停止的。我们能够掌握的,唯有自己的心。

 

二月的阳光透过窗户,照得人暖洋洋的;阳光下,朵朵海棠开得正旺。百度百科中说,海棠花的花语是温和,美丽,快乐;它还象征游子离乡,表达离愁别绪。今年的春节,我真要感谢这些美丽的花中仙子落于我家了。看到它们,少时那个飘满花香的果园,和那间窗外长满鲜艳花朵的教室,又从我的记忆深处中荡漾出来,还是那样的清晰,那样的亲切。愿这些温馨的回忆时时相伴着我,同在我心归处。

 


 

 


 

 

Donors(赞助)

We are so thankful to our sponsors for their generosity!